首页 >> 古道百科 >> 古道百科 >>遗产廊道—种较新的遗产保护方法
详细内容

遗产廊道—种较新的遗产保护方法

  自19世纪中叶,历史文化遗产的保护逐渐成为全世界的焦点问题。保护范围不断扩大,由单个文物的保护到历史地段的保护,再至历史文化名城的整体保护,且内容不断深化。遗产廊道是美国在保护本国历史文化时采用的一种范围较大的保护措施。相对来说,美国是一个历史较短的国家,其历史文化遗存远不能同欧洲和中国相比,但它对历史的重视及适当的运用,使得短暂的历史焕发很多生机。另外,美国是一个退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国家,其自然文化遗产的保护自成体系。遗产廊道的概念在欧洲虽未明文提出,但许多遗产的处理手法与美国的遗产廊道有异曲同工之处。为我国遗产保护提供新的思路。

1 遗产廊道的内涵
   遗产的形式和内容是很多样的,其中河流峡谷、运河、道路以及铁路线都是文化遗产的重要表现形式,也是一种线性廊道。它们多代表了早期人类的运动路线,并体现着一地文化的发展历程,例如早先的人类只能利用河流进行运输,其后随技术的逐步发展开始修建运河、公路及铁路等。时至今日,许多这样的线性景观仍存有早先重要事件和早期人们居住模式的痕迹。然而,随着世界人口的增长、开放空间的丧失以及城市的持续扩张,许多这种线性文化资源受到威胁,人们正在寻求保护它们的方式。

   20世纪60年代以后绿色廊道(green way)的概念在美国逐渐成熟,green代表绿色,表明存在自然或半自然植被的区域;way表示是人类、动物、植物、水等的通道,这是绿色通道的两个重要特征[1]。顾名思义,绿色通道就是绿色的、中至大尺度的线性开放空间。另外,美国历史文化保护本身也向区域化发展,开始有了遗产区域保护的概念。作为绿色廊道和遗产区域的综合,一种新的遗产保护形式-- 遗产廊道的形成为线性遗产的保护提供了新的思路。

1.1 遗产廊道的概念
   遗产廊道(heritage corridors)是一个与绿色廊道相对应的概念,是“拥有特殊文化资源集合的线性景观。通常带有明显的经济中心、蓬勃发展的旅游、老建筑的适应性再利用、娱乐及环境改善[2]。“

由此可以看出,遗产廊道具有以下特点:
   (1)是线性景观 这决定了遗产廊道同遗产区域的区别。一处风景名胜区或一座历史文化名城都可称之为是一个遗产区域,但遗产廊道是一种线性的遗产区域。它对遗产的保护采用区域而非局部点的概念,内部可以包括多种不同的遗产,是长达几英里(1公里=0.6214英里)以上的线性区域。
   (2)尺度可大可小,但多为中尺度 这点同绿色廊道很相似。它既可指某一城市中一条水系,也可大到跨几个城市的一条水系的部分流域或某条道路或铁路。宾夕法尼亚州“历史路径(The Historic Pathway)“是一条长1.5英里的遗产廊道,而Los Cominos del Rio HeritageCorridor则有210英里长。
   (3)是一个综合保护措施,自然、经济、历史文化三者并举 这体现了遗产廊道同绿色廊道的区别。绿色廊道强调自然生态系统的重要性,它可以不具文化特性。遗产廊道将历史文化内涵提到首位,同时强调经济价值和自然生态系统的平衡能力。Los Cominos del RioHeritage Corridor廊道包括2个州立公园、3个不同的生态系统、30个博物馆、1个动物园、1处国家海滨公园、2个野生生物保护地以及许多具历史或建筑重要性的构筑物[3]。

1.2 遗产廊道的选择标准
   遗产廊道的概念和特点决定了在选择遗产廊道及其保护对象时,首先应在线性景观中进行选择。其次,应遵循以下4个标准[4]:
   (1)历史重要性 历史重要性指的是廊道内应具有塑造地方、州县或国家历史的事件和要素。评价历史重要性要了解当地景观的社会、宗教和民族重要性以及一地的居住模式或社会结构是否影响着当地社区或社会。
   (2)建筑或工程上的重要性 指的是廊道内的建筑具有形式、结构、演化上的独特性,或是特殊的工程运用措施。要考虑哪些工人构筑或建筑具有地方重要性,哪些建筑是社区所独有的,哪些是全国都普遍存在的形式。
   (3)自然对文化资源的重要性 廊道内的自然要素应是人类居住形成的基础,同时也影响整个廊道。评价廊道内的自然重要性要了解以下几点:当地自然景观在生态、地理或水文学上的重要性;所研究的区域是否具有完全、基本未被破坏的自然历史;场地是否由于人类活动和开发而受到改变;哪些自然要素是景观的主体,决定着区域的独特性。
   (4)经济重要性 指的是保护廊道是否能增加地方的税收、旅游业和经济发展等。

2 遗产廊道保护的法律保障和管理体系
   遗产廊道的保护隶属于美国国家公园体系, 整个指定、规划及管理过程都有法律保障并得到政府各方面的大力支持。1966年议会通过的《国家历史保护法(theNational Historic Preservation Act)》进一步规定并扩大了联邦政府在遗产保护中的作用。遗产廊道的指定需有专门的组织或政府机构进行提名,NPS (the NationalPark Service) 进行评价,然后由议会审议通过。1984年议会指定了第一条遗产廊道:伊利诺斯和密歇根运河(the Illinois and Michigan Canal)国家遗产廊道,此廊道它建于19世纪30~40年代,位于密歇根和伊利诺斯河之间。随后在1986年、1988年、1994年、1996年,议会又从一大串名单中选择指定了9个新的区域。包括黑石河峡谷国家遗产廊道(the Blackstne River ValleyNational Heritage Corridor)及特拉华和莱通航运河国家遗产廊道(Delaware and Leigh Navigation Canal NationalHeritage Corridor)[5]等。在遗产廊道获得议会通过的同时,还会制订专门有针对性的保护法律,例如美国议会1984年就制订了《1984年伊利诺斯和密歇根运河国家遗产廊道法(Illinois and Michigan Canal National Heri-tage Corridor Act of 1984)》。

   在遗产廊道获得指定并最后正式列入法律保护范围之后,NPCA (National Parks and Conservation Associa-tion抯) 和NPS 将继续负责对遗产廊道建设的监督和管理。其管理体系总共分以下3个层次:
   (1)NPS是最高的监督和管理支持机构 在10年的时间内,NPS 负责为遗产廊道提供技术和资金支持,并会从税收和贷款上给予优惠,还可能参与一些具体行动和辅助计划。例如,NPS为黑石河峡谷国家遗产廊道投入了1200万美元,以支持历史地点的保护、地方经济的发展和娱乐业的建设。在该资金的帮助下,建设了游客接待中心、标识系统、野餐地、水上道路和沿黑石河的自行车线路[6]。
   (2)遗产廊道主要的管理机构应是一个联邦、州立或县级政府机构或非盈利组织 它负责为遗产廊道的各部分恰当分配联邦资金,并具体负责廊道的保护、解释计划、教育、娱乐建设等。同时还要起到沟通政府与其他相关机构的桥梁作用。黑石河峡谷国家遗产廊道委员会(The Blachstone River Valley National Heritage Corridor Commission)就是一个这样的组织。
   (3)多样化的辅助机构 这种机构既可以是政府机构也可是私人组织,既可是非盈利机构,也可是盈利机构。黑石河峡谷国家遗产廊道的保护就有一个合作网络,各种组织都参与其内,包括州立和联邦政府、地方司法机构、历史性社区、环境组织、商业机构、运动团体和一些私有土地业主等[7]。这些机构根据各自的特点,发挥着不同的作用,如法律保护、环境规划、经济投资、协助管理、历史保护等,正所谓各尽所能。

3 遗产廊道保护规划的重点
   遗产廊道的保护规划注重整体性,从系统的整体空间组织着手,保护遗产廊道边界内所有的自然和文化资源并提高娱乐和经济发展的机会。从空间上进行分析,遗产廊道主要有4个主要的构成要素:绿色廊道、游步道、遗产、解说系统。绿色廊道、游步道和遗产所处节点之间的关系可用(图1)进行说明,解说系统则是对三者的综合和具体解释。遗产廊道的规划也主要是以这4部分为内容。
图1 遗产廊道结构示意图

3.1解说系统的组织
   解说系统的作用在于向别人解释遗产廊道内遗产资源的内涵和历史重要性。对景观要素、结构和历史资源精确而积极的解释将大大提高公众对保护对象和政府保护策略的认识。良好的解说系统应着重考虑以下两方面的内容:
   (1)遗产廊道不同解释性主题或解释内容的确定不同遗产廊道具有不同的历史文化遗产,具体应该突出强调的主题内容各有不同,而且同一廊道中,不同地段之间解释性主题也应有所差别。莫霍克峡谷遗产廊道(Mohawk Valley Heritage Corridor)庆祝的就Albany, Saragosa, Schenectady, Fulton, Montgomery, Schoharie,Herkimer and Oneida不同县域的地域文化[8]。美国的黑石河流域国家遗产廊道[9]位于马萨诸塞和罗德岛内,多年以来,一直在塑造着人类的发展和繁荣。这个大于25万英亩的独特的峡谷目睹了人们定居、工业化和环境退化的整个过程。黑石河流域国家遗产廊道规划强调了在该流域内重新复兴文化和历史资源。它的解说系统包括如下13个主题:工业发展、工业退化、交通、科技、劳动和管理、民族和移民、宗教、早期定居点、社区开发、社会变革、商贸、农业和美国当地的土著居民。这一解说系统的规划为旅游者提供了多种主题以供探讨,以不同的形式展现了当地的风貌。
   (2)解说手段的确立 良好的解说系统应具有多样化的解说手段,包括举办参与性活动、各种幻灯与图片的展示、展览、多种媒体的宣传、自我导向型游道(self-guided trail)的规划和讲故事等[10],并应制定有关解说系统位置、形式、内容等的具体导则。黑石河国家遗产廊道中罗德岛的伯塔基特,每年都有成千上万的人到国有制造厂历史场地(the Stater Mill Historic Site)参加劳动和种族节庆,国家公园局的员工每天在现场讲解制造工厂对乘独木舟者和白天在河边散步者的破坏性影响[11]。
   自我导向型游道是游道组织的一部分,它除了应遵循游道建设的一般原则外,还应具有明确易懂的各种标识系统、导游手册以及一些重要地段的具体文字解说等,以方便游客的自由活动和亲身体验。

   3.2绿地系统组织
   遗产廊道内绿地系统的规划设计应以绿色廊道为基本模板。它主要强调的是对自然环境的保护及保证绿色廊道对其内部文化遗产的衬托和联系。其规划应在细致系统的场地调查之后,由多学科工作人员合作进行。规划和设计应注意如下原则:
   (1)连续性 从生态的角度看,绿色廊道是物质、能量和物种流动的通道,生态学家普遍承认,连续的廊道有利于物种的空间流动和本来是孤立的斑块内物种的生存和延续[12]。而对于遗产廊道的保护而言,连续的绿地系统有助于为沿廊道散布的文化遗产形成统一连续的基底背景。具体地段宽度的设定可根据当地土地利用现状的要求,在不同地区应因地制宜。
   (2)关键区 关键区指的是保持生物多样性及廊道连通性最关键的地区或者是最脆弱的地区[13]以及遗产节点附近的区域。例如比较独特的自然地形和植被带、土壤不稳定的地带、桥梁通过地带、与居民点交界的地区、遗产节点的周围环境等。
   (3)植被结构 规划设计中,植被结构设计最为重要,它是保持水土、改善环境以及营造适当历史氛围的基础。植物种类应首先选择本地种,这样最有利于保护廊道内部的生物多样性[14]。具体地段植被的处理手法应结合当地的历史文化背景, 分别采取“保育“、“放任“或“更替“的方式。保育主要适用于具有重要历史文化价值的植被,例如原有的名树古木、特色植物等。放任就是保证当地景观群落的自然演替不受干扰,任其自然生长。主要适用于对整体环境氛围和人文景观能起到烘托作用的群落。更替指的是用一生物种群替换另外一种生物种群,被替代的种群应是那些破坏整体环境氛围、或其生长对其他人文景观的结构或外形造成损害的种群。例如,在某一滨水花园中种上草坪,替代原来花卉和杂草混生的形式,更能充分展示地形并唤起人们的空间意识。

   这里仍以美国黑石河流域国家遗产廊道为例进行说明。黑石河谷是一个河湖纵横的地区,主要的河流是黑石河,在河谷盆地中还分布着许多湖泊、小的支流和大面积的湿地。这一自然环境是黑石河流域文化产生的基础。该地区政府利用国家公园系统重新规划的黑石河绿色廊道强调了三方面:一是连接整个河谷盆地地区的连续的带状廊道;二是核心治理区 -- 黑石河,采用先进的手法净化河流、水体,同时加强污水处理厂的建设,控制污水的排放,使它成为人们可以接近和娱乐的地方。三是政府、非政府组织、居民及企业共同努力对河岸进行绿化美化和植被保护,同时也注意保护湿地。河谷地区的自然特点受到普遍重视[15]。

3.3道(Trail)组织
   游道是遗产廊道保护、管理、旅游等的重要的慢速交通路线,它可以在水域也可在陆地,其功能具有多样性。
   (1)游道的类型 遗产廊道内的游道大致可分为三种类型:一是历史性路径,但现已不再发挥原有运输功能。如历史上就存在的步游道、铁路、公路、运河等,;二是连接廊道内各重要组成部分的游道;三是遗产廊道与周围区域之间必要的慢速连接交通线路。无论是那种类型的路径,其功能都集中于一点,即便于人们通达、体验、了解遗产廊道的内涵。边缘地区游道(The wholeBackcountry Trail ) 是一条历史性路径,本身也是一条遗产廊道,其内有20多个历史性地点,走在其中的人都能体味到解放时期卡罗莱纳边缘地区居民所经历的生与死、水与火的考验[16]。
   (2)游道的选线原则 游道的选线要综合考虑自然和文化遗产两方面的内容。自然方面,游道的选择应适应自然的地形水文条件、不破坏重要的自然景观并能够让人欣赏体验优美的自然环境。文化方面首先应充分利用和改造原有的历史性路径,其次应实现各主要遗产节点之间的连接,让人们能在运动中体味历史。
   (3)游道的设计原则 为了规划和设计一个成功的游道系统,需要明确以下几个关键性问题:
游道的使用者 使用者的类型及及其安全是应该着重考虑的。
游道与自然环境的关系 游道是位于陆地或水域对游道的形式和功能起着关键的影响作用。另外应力求将游道整合进现有的自然景观。主要的控制要素是游道的功能、路面的类型和宽度等[17]。游道的功能 作为一种慢速交通路线,游道可用于步行、跑步、骑自行车、溜冰、划船、观光[18]等一系列静态和动态的娱乐活动。另外,游道应尽可能同社区或区域内基础设施一同进行建设,以方便维护[19]。

   3.4具体文化资源的保护原则
   具体文化资源包括整个遗产廊道内的财产、构筑物、建筑及其他历史文化遗存。其保护应多手段综合利用,包括整治、建设、恢复、保育、改变以及重新利用等[20]。主要应该遵循以下原则[21]:
   最好是保护和恢复,而不是破坏和重建;
   恢复应该同现存的历史机理以及周围建筑和景观的形式相一致;
   新建构筑物的用材、技术和设计应该尊重现有建筑、景观和环境的特点和价值;
   并不是所有的历史地点都应该完全向市民开放。

4 遗产廊道对中国的启示
   遗产廊道的概念及做法在美国正处于逐渐深化的阶段,虽有一些典型的成功案例,但系统化的保护措施仍有待深入探讨。在我国1982年,国务院在评定第一批国家重点风景名胜区时曾经有意识地将川陕公路沿线的自然遗产和三国以来的栈道文化遗迹串联起来,审定了“剑门蜀道“风景名胜区;但时至今日,仍然没有形成统一的规划和管理机制。可见中国目前还缺乏对遗产廊道概念严格完整的认识,也缺乏相应的遗产保护的法规和体制。应该看到,我国许多地区都具有成为独具特色的遗产廊道的实力。例如北京的长河,由玉泉河至什刹海的一段水系,途经颐和园、紫竹院公园、国家图书馆、万寿寺、北海公园等北京市著名的旅游观光景点。它是北京水系治理的历史见证,同时记载着历朝皇宫贵族等的生活印迹,其内的建筑和园林极具代表性。但目前长河沿途的景区依然各自为政,相互之间连通性较差,且部分河道为交通要道所夹,可及性差;而且仅从观光利用的角度组织游人,缺乏全局性保护规划和系统性研究管理。长河沿线作为北京文化遗迹集中地段完全有能力成为一条中国的水系遗产廊道。再比如,京杭大运河、古丝绸之路等都书写着特定地域的发展历史,孕育了多样化的地方文化和习俗。中国如能创立一条遗产廊道,文化景观将会表现出更大的多样性和典型性,同时也会带动相应城市和乡村旅游业的繁荣和经济的发展。

 

技术支持: 暂吴 | 管理登录